订阅

ESG无止境:通过私募股权投资推动气候影响力

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 作者:Anne Simpson,孟宇博士,Richard Piliero 发布时间: 15天前

Green Jigsaw1.jpg

图片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


本文于 2022 年 6 月 23 日首次发表于 Prequin 的特别报告系列《聚焦另类资产 ESG:透明度发展拐点将至》(ESG in Alternatives 2022:The Transparency Tipping Point) 中。



三人.JPG

从左至右:

富兰克林邓普顿全球可持续发展部主管 Anne Simpson

富兰克林邓普顿执行副总裁孟宇博士 (Dr Ben Meng)

富兰克林邓普顿全球私募股权东南亚主管 Richard Piliero


时至今日,可持续投资已成为金融市场的推动力之一。资产所有者和投资经理们已逐步认识到,要想承担起为投资人谋求风险调整后回报的受托责任,他们需要了解金融、自然及人力资本在价值创造过程中的重要性。而对公正过渡」 (just transition) 的承诺意味着应对气候变化的雄心计划必须将人置于核心位置,因此在寻求解决方案时,我们的投资也需要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s) 所提出的其它重要元素 (如性别平等和体面工作) 纳入其中。我们相信,这将为可持续性 (sustainability) 带来一个全新的定义,因为我们眼下就正处于利用金融体系推动可持续和创新发展的拐点之上。


公募与私募股债基金有助推进影响力驱动 (impact-driven) 实践和相关政策:前者 (公募基金) 可将公司直接带到公开的资本市场上,而后者 (私募基金) 则可帮助公司从一开始就构建起更好的影响力实践。随着公司上市及所有权从私有制向公有制过渡,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开始产生协同作用。我们认为,私募股权基金在推动公司影响力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在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尤其如是,因为从本质上说,私募投资 (尤其是私募股权投资) 在推动公司长期的影响力驱动实践方面,拥有一些独特优势:


1.  深度参与被投公司:由于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可与被投公司进行董事会层面的合作,因此他们能影响关键决策者采纳并强化影响力实践。


2.  长期投资性质:私募股权投资的长期性质令投资所产生的气候影响能被更有效地衡量。


3.  可以契约形式强制执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可在交易文件和公司章程中加入影响力最佳实践,以作为投资的先决条件。


4.  可获得更详细信息:相比公开市场投资人,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通常能获得透明度更高的信息。这种颗粒度有助于提高企业财务数据的重大性。


5.  可使用迭代方法:推动积极影响的过程本质上说是迭代的,遵循非线性的变革理论」 (Theory of Change)。私募股权投资得益于与被投资公司的密切关系,可通过定期且长期的反馈循环帮助公司创建更好的影响力实践;而被投公司也因为影响力衡量和报告领域相对较新且还在不断发展之中,故将直接受益于实际投资者的持续指导。


将气候影响融入投资流程 


联合国下属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最近发布报告,强调一个大家都亲眼目睹的事实,那就是全球变暖正在主导气候变化。故此,我们呼吁投资界采取行动,透过投资那些认真实施影响力评估的创新公司来寻求解决方案,因为将有关影响力进行整合并融入整个投资过程,对于开发私募股权影响力管理框架至关重要。


首先,我们认为,每一个框架应在起步之时就设立投资与影响力这一固定信念,因为只有这样的投资信念才会着重适当管理金融资本、在谋求提高回报的同时,也对人力和自然资本绩效加以衡量,以确保可持续性。此外,我们还认同这样的框架应通过促进以低碳经济为目标的能源转型和支持提升易受气候影响人群的经济韧性,来缓解气候变化。这在私募股权领域应是特别有效的,因为那些处于成长阶段且正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公司将会获得投资、资本和专业知识,而管理框架的设立也意味着影响力整合将贯穿投资过程的每个阶段:


1.  交易采购阶段:以气候投资和影响力为目标 

在这个阶段,通过要求每个潜在投资目标都要有前后一致的影响力论述和数据点,投资影响力的信念将得以完善。同时,框架内的系统分析将确定哪些具体的人力及自然资本挑战正获得解决、什么样的公司及投资者活动有望取得进展,以及哪些可衡量的影响力行动和高阶成果将有助提高风险调整后回报。在系统性地确定目标投资时,我们建议可基于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s),而非一系列广泛且而令人困惑的 ESG 指标,因为获得了全球近 200 位国家元首签署的 SDGs 更能反映各国政府的政策目标,只不过要实现这些 SDGs,需要大量的私募资金,但这反过来却可为私募投资人带来经济回报。


2.  交易结构设计阶段:合理利用契约责任

在本阶段,除了典型的财务及风险缓释措施外,私募股权投资人可将特定交易的影响力衡量和管理措施加入合同文件中,例如可在买卖协议中规定交易完成的先决条件后续条件


3.  后续管理阶段:通过伙伴关系建立价值

为帮助管理被投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团队可与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及运营团队密切合作,推动他们采用及实施影响力标准、框架和系统,来衡量和报告气候影响力的关键绩效指标 (KPI) 等。若投资团队与一系列被投公司都建立了这样的合作关系,那么被投公司之间共享经验和知识的网络效应就会尤其有效。


4.  退出阶段:通过降低风险创造价值 

我们认为,私募股权投资的成功退出是指在考虑可持续性的基础下,通过一个成功的投资信念来实现财务收益。因此,将影响力因素纳入公司政策和实践,可有效降低买方风险,提高公司估值,最终帮助投资人以战略性出售或取道公募市场的方式成功退出。


产生超额回报的潜力 


我们相信,有力的影响力实践还有可能推动投资组合产生超额回报,因为关注气候问题可让影响力与财务回报变得相辅相成,进而令社会、员工、政府、公司和投资者等主要利益相关者皆为受益。凭借正确的工具和实践方法,私募股权投资可以推动形成一个专注于气候影响力的投资框架,从而实现《巴黎协定》所倡导的公正过渡。可以说,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风险和机遇面前,这样的价值创造方法与公募和私募市场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


在中国大陆使用

了解更多信息,可访问富兰克林邓普顿中国大陆官方网站: https://bit.ly/3DMepuo


在中国香港地区使用

了解更多信息,可访问富兰克林邓普顿亚太区官方网站: https://bit.ly/3DLeY7B



在中国大陆使用

Copyright © [2022] 。富兰克林邓普顿。 版权所有。

本文件由富兰克林邓普顿编制。本文件并不是广告。本文件只作参考用途,并不构成要约或招揽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 的公众认购或出售任何投资项目。本文件所载信息不应被视作为投资、法律、税务或其他建议,亦不应作为作出投资或其他决定的依据。个别证券的提述并不构成或不应被视为购买、持有或出售有关证券的建议,而任何有关个别证券的信息 (如有) 并不能构成依据足够去作出投资决定。 本文件并不构成富兰克林邓普顿、其关联公司及人士、其高级人员、职员或董事在中国进行任何商业活动。

本文件所载之评论、意见或推测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及其管理团队已专业谨慎及勤勉地收集及处理本文件中的资料。 然而,富兰克林邓普顿并不保证资料的准确及完整性。 过往数据可能不时经数据提供者重新调整。 富兰克林邓普顿将不会对任何使用本文件的人士或其他人或机构就本文件所载的不正确之处或任何内容上的错误或遗漏承担任何责任,不论导致该等不正确,错误或遗漏的原因。

投资附带风险,过往业绩不代表或不保证将来的表现。本文件中所表达的任何估计或预测概不保证将会实现。所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组合管理团队的观点。 本文的基本假设和观点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 任何对经济、股市、债券或不同市场的经济趋势的预测或推算,并不一定代表将来或可能的表现。富兰克林邓普顿、其关联公司及人士、其高级人员、职员或董事对任何因使用本文件或其内容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概不负责。

在取得富兰克林邓普顿的事先书面同意前,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派发或发表本文件。本文件可能在某些地区限制派发。任何人士持有本文件应就有关限制详情征询意见,并遵守该等限制(如有)。


在中国香港地区使用

Copyright © 2022。 富兰克林邓普顿。版权所有。

本文件之发行人为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 (亚洲) 有限公司。本文件所载之评论、意见或推测乃根据或取自本行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数据。所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富兰克林邓普顿个别投资组织者团队在刊登日期的观点,或会与其他投资组织者团队/投资附属公司或公司整体的观点有所不同。文内所提及的证券(如有)只作说明用途,投资组合不一定在任何时期内持有所述证券。该提述并非购买、出售或持有任何证券的建议。本文件不应被视作投资建议。投资涉及风险。文中所引用的过往表现并不预示未来业绩。

本文中的基本假设和观点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富兰克林邓普顿及/或其关联公司、高级职员或员工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件或本文中任何数据、意见或推测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本文件并未为香港证监会所审阅。

在未得到富兰克林邓普顿的事先书面同意下,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派发或发表本文件。



欢迎来到I&M

登陆后可阅读更多最新资讯

微信扫一扫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