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为什么现在投资基建?

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 作者:Shane Hurst 发布时间: 1月前

powerline-small.jpg

图片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


通胀、加息、新冠疫情导致的全球供应链中断以及乌克兰战争,令今年的全球股市整体颓势,不过,基建设施 (「基建」) 却逆市受到愈来愈多的关注。这个领域眼下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投资机会和潜在回报?来听听凯利投资 (ClearBridge Investments) 基金经理 Shane Hurst 的看法。


shane.JPG

Shane Hurst,董事总经理、组合经理,凯利投资 (图片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


今年的股市在美联储大举加息、乌克兰战争等快速变化的事件影响下不断走低,但这却令基建的长期投资吸引力凸显,因为它的投资回报是由动辄跨越 10 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基建投资计划所决定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报将逐步增加,相对股票而言当然也就更具可预测性。


基建回报的这种相对可预测性主要来自于受规管资产和合同资产,这也是我们在构建基建投资组合时的关注重点所在。受规管资产,例如属于公用事业的水、电及天然气输配系统,通常被视为垄断资产,因为政府决定了资产运营商的营收且资产需求稳定,所以这类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是相对稳定的,较少受到经济起伏的影响,防御性较强。


另外,我们也关注收费类资产 (user-pay assets),包括机场、港口、铁路、收费公路及通信基建等与基础经济增长挂钩的长期特许权合同资产。这类资产的利润与使用人数、港口吞吐量、机场铁路运输量或蜂窝塔使用量密切相关。


基建的通胀对冲


基建资产有两大重要特征,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投资者或会感兴趣。首先,是能在投资组合中充当通胀上升的对冲工具。随着 COVID-19 危机的消退,人们对商品及服务的需求逐步恢复,但供应链却难以满足这样的需求,进而导致通胀持续上升。另一方面,乌克兰战争的爆发和持续更是进一步刺激了通胀:俄罗斯的天然气产量中原本有大约 45% 是输往欧洲,但欧洲及世界其它地区却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试图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结果就是在需求不变的情况下供应减少,商品价格上涨。


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商品价格的通胀对受规管资产几乎没有太大影响,而基建也因为在很大程度上预先将通胀应对方式纳入了受规管条例或营运合约,故而对通胀环境适应性更强。例如,受规管的公用事业营运商可定期向政府要求更新预期回报以应对通胀上升;而收费类资产 (如公路或铁路等的营运商,也可通过上调收费来转嫁通胀压力。


基建的定价权取决于其资产本质:即使在经济疲弱时期,消费者仍需要继续使用水、电和天然气,需要驾驶汽车行走在收费公路上,以及使用其它基本的基建服务。这种服务或营运合同的长期性与我们追求长期稳定收入流的投资目标是不谋而合的。


迈向净零碳


其次,基建在全球经济的脱碳趋势中扮演着核心角色。我们认为,脱碳或迈向净零碳为基建投资提供了强劲利好因素,因为大量基建及公用事业处于这一努力的最前沿,可为投资者提供稳定的投资回报,而没有额外的技术风险。例如,国际能源署就预计到 2030 年,电力行业的年度资本支出将从 2019 年的 7,600 亿美元增加到 2.5 万亿美元(以 2019 年美元计)(尾1),其中有近一半将用于太阳能、风能和其它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还有三分之一则将用于电网现代化及扩建项目。


在一个燃煤电厂正在被淘汰或使用量大大减少,同时天然气被作为过渡燃料的环境中,必须加大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才能满足全球的电力需求,例如我们预计,流向风能和太阳能基建运营商的投资就至少需要比当前水平增加 10 倍。


另外,电动汽车现正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欢迎和使用,各国每年售出的新车中已有大约 20% 为电动汽车,而这一数字预计到 2030 年还会增长至 60%,尤其是在眼下高油价成为消费者首要考虑因素的情况下,电动汽车的销售还将继续加速。


全球的脱碳进程亦可能对消费者的出行变化产生影响,例如在油价上涨和碳排放增加的情况下,如果航班时间过短,航空公司可能会被征税,从而导致短程机票价格上涨,不过这却会令铁路及公共交通的吸引力凸显。


随着能源安全成为关系社会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 (例如在欧洲),能源基建管道再度引发关注,包括中游管道亦开始通过氢或碳的捕获及储存来促进能源转型。相关技术虽然还在开发之中,但在实现净零碳的过程中无疑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可见,多个基建领域将受益于脱碳进程的发展,更不用说像 5G 通信塔这样的新基建长期趋势了。而基建正是由于在很大程度上能传递通胀、提供经常性收入,因此对投资人具有莫大吸引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基建投资的方式多种多样,我们倾向于关注全球范围内多元化的、大型且流动性强的优质基建公司。那些拥有强劲可预测现金流的公司是我们的投资对象,而那些资产流动性差或现金流不稳定的公司则不在我们的关注范围中,因为这些公司的资产和业务往往不受监管,且带有商品价格风险。


此外,我们也看到私募资本正陆续涌入公开市场,寻求收购价格具吸引力的基建资产。目前,这些私募资本手上的「干火药」(dry powder, 指已募集但尚未投资的资金) 在 3,000 亿至 4,000 亿美元之间,一旦投资,相信将令上市基建公司获益匪浅,因为平均而言,上市基建公司一般会将非核心资产或少数股权以高出估值 30% 的价格出售。


总体而言,我们相信基建投资者所面临的机会将是有增无减的,而且会受益于诸多强大的推动因素,包括具吸引力的估值和潜在股息等。为此,我们采用稳健的选股方法,在已发展市场和新兴市场寻找上市的流动性基建投资机会,因为我们相信这样的投资标的将充分受益于全方位的跨代脱碳行动;我们也专注于受规管及合同约束的公用事业和收费类基建资产,以求通过持续、有规律且不断增长的现金流和长远以低波动方式积累的股息,为投资人提供稳定的投资回报。 


尾注一:资料来源:国际能源署《全球能源部门 2050 年净零排放路线图》。


在中国大陆使用

了解更多信息,可访问富兰克林邓普顿中国大陆官方网站: https://bit.ly/3yjOKWk


在中国香港地区使用

了解更多信息,可访问富兰克林邓普顿亚太区官方网站: https://bit.ly/3CCxBtx



在中国大陆使用

Copyright © [2022] 。富兰克林邓普顿版权所有。

本文件由富兰克林邓普顿编制。本文件并不是广告。本文件只作参考用途,并不构成要约或招揽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 的公众认购或出售任何投资项目。本文件所载信息不应被视作为投资、法律、税务或其他建议,亦不应作为作出投资或其他决定的依据。个别证券的提述并不构成或不应被视为购买、持有或出售有关证券的建议,而任何有关个别证券的信息(如有)并不能构成依据足够去作出投资决定。 本文件并不构成富兰克林邓普顿、其关联公司及人士、其高级人员、职员或董事在中国进行任何商业活动。

本文件所载之评论、意见或推测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及其管理团队已专业谨慎及勤勉地收集及处理本文件中的资料。 然而,富兰克林邓普顿并不保证资料的准确及完整性。 过往数据可能不时经数据提供者重新调整。 富兰克林邓普顿将不会对任何使用本文件的人士或其他人或机构就本文件所载的不正确之处或任何内容上的错误或遗漏承担任何责任,不论导致该等不正确,错误或遗漏的原因。

投资附带风险,过往业绩不代表或不保证将来的表现。本文件中所表达的任何估计或预测概不保证将会实现。所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组合管理团队的观点。 本文的基本假设和观点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 任何对经济、股市、债券或不同市场的经济趋势的预测或推算,并不一定代表将来或可能的表现。富兰克林邓普顿、其关联公司及人士、其高级人员、职员或董事对任何因使用本文件或其内容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概不负责。

在取得富兰克林邓普顿的事先书面同意前,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派发或发表本文件。本文件可能在某些地区限制派发。任何人士持有本文件应就有关限制详情征询意见,并遵守该等限制(如有)。


在中国香港地区使用

Copyright © [2022] 。富兰克林邓普顿版权所有。

本文件之发行人为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亚洲)有限公司。本文件所载之评论、意见或推测乃根据或取自本行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数据。所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富兰克林邓普顿个别投资组织者团队在刊登日期的观点,或会与其他投资组织者团队/投资附属公司或公司整体的观点有所不同。文内所提及的证券(如有)只作说明用途,投资组合不一定在任何时期内持有所述证券。该提述并非购买、出售或持有任何证券的建议。本文件不应被视作投资建议。投资涉及风险。文中所引用的过往表现并不预示未来业绩。

本文中的基本假设和观点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富兰克林邓普顿及/或其关联公司、高级职员或员工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件或本文中任何数据、意见或推测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本文件并未为香港证监会所审阅。

在未得到富兰克林邓普顿的事先书面同意下,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派发或发表本文件。


欢迎来到I&M

登陆后可阅读更多最新资讯

微信扫一扫立即登录